宋词繁荣的原因,为什么有人说唐诗以后少好诗,宋词以后少好词了呢? <#21---->


时间:

自从王国维正式提出“一代又一代之文学”的说法后,楚辞、汉赋、六朝骈文、唐诗、宋词、元曲、明清小说的并称,便深入人心,播之人口了。

而在王国维之前,有些人已经提出了类似的说法,有的宋人认为“本朝无诗”“唐以后无诗”,明代前后七子主张学习诗歌时,必须要以盛唐诗歌为师法对象,所谓“诗必盛唐”了。另外一些人则声称“宋以后便没好词了”。

题主的提法,就要理性严谨些了,只是有人说“唐诗以后少好诗,宋词以后少好词”。为何会有这种说法呢?

1.唐诗宋词,精金美玉,名篇佳作迭出,大家名家云集,成就巨大,为中国诗歌史并峙之双峰,后世难以超越。

由于唐诗宋词取得空前的成就,她们成为格律诗词的典范,后世诗词都受其牢笼,故而,便有唐后少好诗,宋后少好词之说了。

【图:尚永亮先生《唐诗艺术讲演录》。对唐诗艺术作了全面系统的解读,为武汉大学中文系本科课堂讲演稿,非常值得一读。】

2.唐诗宋词,光彩夺目,确立了中国格律诗词的审美典范,并达到了难以复加的完美地步,后世诗词,模仿唐诗宋词者,难以超越她们;另辟蹊径,自我作古,开创新范式、新风格、新气派的作品,难以撼动唐诗宋词所建立的审美范式,得到的认可有限。

关于中国文学史,有则非常著名的顺口溜:

因为唐诗的精美,高度的艺术成就,只有宋人勉强另辟新天,不过,就是宋代人,对宋诗都不完全认同。宋之后的诗歌,地位就更为低下了。

唐诗的巨大影响,经典地位,由其艺术水平带来的。同时,唐诗也培养了读者们的胃口,习惯了风神兼备,兴象玲珑的唐诗之美后,人们很难接受与唐诗有别的其他风格的作品了。

【图:闻一多先生《唐诗杂论》,诗人解读唐诗,兼具学者的广博,诗人的激情。文采飞扬,情感充沛,读来酣畅淋漓。】

宋词的情况,与唐诗类似,她也培养了读者的口味,使得之后词作评价,都受到宋词之美的影响了。

格律诗词这种特殊的文体,在唐宋诗人词人手中,得到了充分的发挥,两种文体的艺术潜能,已被开发罄尽,后世诗人词家,如想在格律诗词方面,超越唐宋诗词,几乎不可能。这就像《诗经》之后的四言诗,很难超越《诗经》了。

3.这种说法,与其说是描述中国诗歌史的事实,不如说是在表达对唐诗宋词的赞美之情。

人们对事物的评价,大致可以分为两大类:陈述事实,表达偏好。有时,只是纯粹陈述事实,有时则兼而表达偏好了。

说唐诗之后少好诗,宋词之后少妙词者,没有一个人读完了元代以来的诗词,他们不可能是单纯地描述文学史事实,而是同时抒发对唐诗宋词的喜爱之情,赞美之意了。

【图:王兆鹏先生《唐宋词名篇讲演录》,生动活泼,不是风趣的解读,魅力十足,有录音,可听可读。】

世界上最为强烈的偏好有两种,一种是爱,一种是恨,两者时常相伴而生,都会给人戴上无形的有色眼镜,让人们失去客观理性,从而得出一些不甚合理,但是却非常合情的判断了。

唐诗宋词之后,少有绝妙诗词,就是这么一种不甚客观合理,但是却非常合情,大家都乐于认同和接受的说法了。

最近几十年,人们对清代诗词的认可度,越来越高,纳兰容若、黄景仁、龚自珍等各自收获了一大批读者和粉丝。如果你对他们说,唐宋之后少有好诗妙词,恐怕她们是不会同意,甚至会作出强烈反驳的。

更多文史靠谱解答,敬请关注:风雅人文观察。

谢大圣书童邀,夏日快乐!

诗歌是一种生命的情态,人生历程和社会风情的诗意记录,诗人灵魂的寄托。人生旅途美妙的感悟,意向在笔墨挥洒中成景,化为灵动的诗歌,灌注生命的气息,充溢人生的真情。各个时代诗歌的特点,对应于诗人的精神状态,承载着一个时代的精神与情感。

诗词是时代语境下的社会画卷,不同的襟怀与性情,对人生家国的感情,在抒发中产生不同的效果。激情飞扬,冠绝古今的唐诗,产生于大唐的社会氛围中。天纵英才,华夏文明空前的时势,目遇心动,把酒临风,才情奔放,凌云健笔,恣意纵横,指点江山……畅想人生,绘山川风光,激扬文字,讴歌大唐气象,诗人如繁星丽天,佳作迭出,其中以李白杜甫为冠首,后世仰止!

就总体而言,相对于唐诗,汉魏六朝的诗歌,尚显生涩,格律不明,宋元明清的诗歌,不是不美,甚至更规范,可就是像盆景,大一点的像园林,也显人工雕琢的痕迹,唐人那种博大的情怀,高尚的情趣,茫茫苍苍的气象,伟大的力量感,后世无法企及!时运、气势使之然,没有博大开放的气象,何来诗人高蹈峻拔、口吐玉虹的兀傲磊落之气!

宋词同样产生于特殊社会语境。两宋始终没有摆脱内忧外患,国家格局与士人境界不大,诗词多写艳情与哀情,儿女情长充斥词作,不冤于“艳科”的标签。唐诗那种令人神往的场面,已邈然难追,即使宋代轩昂磊落之士,也写不出唐诗那样大气壮观的格调,非不欲,实不能也!吟风弄月,离愁别绪,悲春伤秋,是宋词的主流。

虽然也有忧国忧民的情结,但相对于唐诗,这些作品的审美价值又有限,且携带着博取功名的意识。像辛弃疾的《破阵子》,苏轼的《赤壁怀古》,岳飞的《满江红》之类的豪气之作,数量有限。与唐诗相比,宋词不输文采,而少了风华,后世文人青睐宋词之美的同时,又不满其格调有限。

但宋词仍是宋代文化光耀千秋的一页,后来起于宋代的文字狱,越来越严苛,士人畏嫌避疑,词作更少张力,又难及宋人境界。到了当代,社会生活节奏加快,诗词爱好者再难有古人的精雕细刻,所以词作杰作精品又少了。